四点了我还没睡

【孙朴/SunPark】非你不可(一)

皮卡biu:

SUN最近和旧友聚会,大家酒过三巡后便开始眯着眼睛互相揭老底。已经迷糊了的,快要迷糊了的,和装迷糊的。


一个人举着酒杯摇摇晃晃地走到SUN身边,对着空气敬了一杯,然后顺势搭上了SUN的肩坐了下来。SUN被对方浓重的酒气味儿给逼的往后挺了挺。


“兄弟,说真的……你啊……”


SUN微微皱着眉,看着对方压下去一个又一个酒嗝让他实在没法放松警惕。


“你当初……”


当初,大家总是说当初。因为当初比现在美好——所以说当初。因为当初比现在更糟——所以说当初。不管怎么样,说当初就好,因为当初毕竟是当初,痛苦是模糊的,感同身受有多难?难到自己也无法对过去的自己感同身受。


“嘿,那小子已经喝傻了。”旁边的人开始调笑起来。


SUN没有接话,只是担心对方一个酒嗝没压下去吐了出来怎么办。


“你当初和PARK是炮友啊?啊?还是在一起过?”


原本喧闹的场子一下子安静下来,没听清的人也小声且迫切的问着身边的人:“怎么了?他给SUN说什么了?”


“我撞见过,别瞒了。”对方笑起来。


SUN无奈地笑起来:“你该不是已经喝断片了吧?”


“嚯……谁喝断片了?你别转移话题,你啊,你,你喜欢男人还和她结婚?你是不是人?”对方情绪激动,摔掉酒杯扯着SUN的衣领。


SUN的情绪没什么波动,他只是低着头盯着面前的人问:“你为什么会撞见?你和她还在我家里搞过?”


对方眼里的困惑、惊慌和无措让他很满意,他扯掉抓着自己衣领的手然后站起来:“你真的喝醉了?”


 


SUN


有一段时间SUN怀疑自己是个变态。


或者哪里出了问题,心理,身体,脑子,可能都出了问题。


因为他的性幻想对象是个男人。


那段日子SUN很迷茫,不敢和身边的人说,也不敢去找心理医生。他沉溺于自己的一人乐中,幻想着和PARK的性爱。但是自责、恐惧也快要把他吞噬。


所以后来SUN和PARK的第一次着实谈得上悲壮。他刚放下要把对方干到下不了床的豪言,却在不到一分钟后缴械投降。PARK痛的眼泪都出来了,但是感受到SUN的变化,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他,震惊到顾不得疼。


SUN记得自己当时浑身通红,脸发烫,茫然无措地看着PARK。然后他们两个笑起来。SUN埋在PARK肩窝一边笑一边说:“这事不准说出去。”


PARK笑到浑身发颤:“说出去我都不知道丢的是谁的人。”


但是SUN很快又重整旗鼓,算是说到做到,让某位笑着开始的先生哭着喊停。


大概就是这样了,SUN那个时候也是这样认为——不是恋爱关系,是性伴侣关系。年轻气盛,他们什么也无所谓,什么也不怕。


因为太爽了,太满足了,那个时候的SUN根本没有考虑别的事情。


 


PARK


PARK曾经非常满意和SUN的性伴侣关系。


怎么能如此合拍呢?不拖泥带水,互相满足的关系。下了床他们就不熟,似乎都不需要怎么伪装,确实不熟。但上了床他们的身体配合的是如此完美,没有了任何隔阂,有时候甚至像是多年故友般聊聊天。


太棒了,所以PARK舍不得散。


那么后来为什么散了?第一次,第一次是因为SUN有了女朋友吧。


他吞吞吐吐的跟PARK交代了情况,PARK爽快地接受了,也没有分手炮——虽然谈不上分手——也没有做任何有纪念意义的事情——因为虽然相处愉快,但是谈何值得纪念?


总之他们迅速回到了普通的前后辈的关系。彼此都是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果真是,非常令人满意的一段性伴侣关系。



挖到一颗过期糖🤗🤗整理图片时翻到这图,突然发现大白的耳朵红!透!了!👀桓桓的眼神加上大白红红的耳朵,果然嘴上说着不熟身体却很诚实嘛

你还是我年少的欢喜

吴肉包的迷妹:

作为一个后天要考试的高三党


临时想要写段子这种作死的事情简直了


于是我依旧那么帅气


大概是日常的一些小事




后来的朴泰桓问过孙杨很多次,为什么在见到自己的第一眼就如此笃定地靠近,谨慎冷淡的他无法理解,人如何可以不求回报地对一个人那么坦然,即便孙杨较一般人更透彻清明心无城府些。


”你告诉我了我就不问了,你到底喜欢我哪里。“


刚起床的孙小猫软绵绵地窝在朴泰桓怀里,退役之后的孙杨逐渐减少了运动量,圆润了不少,近两米的大个儿,此时蜷曲地额外乖巧。


”那你还是接着问吧,我不打算说。“


孙小猫头也不抬,搂着人脖子抱得更紧。满脸的我就是耍赖然并卵你舍不得打我的傲娇表情。


”阿西。“


被限制行动的朴泰桓满脸嫌弃,而揉着前人头发的手却依旧轻柔。


里约之后的朴泰桓在万众指责声中选择退役,原本与他交好的人纷纷作鸟兽散,他并不恼,原本就是不冷不淡的性子,但即便清浅如他,也不禁感叹世事无常,于是向父母要了一个月假,拿着不多的行李奔赴墨尔本。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澳洲,大概是因为,他在那个地方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彼时的他和孙杨,还未是现在的亲密关系,充其量也就算是个暧昧对象?


大概因为,朴泰桓生来慢热,只是对方那把火燃得太旺,让他一时失了阵脚,只能随对方脚步,清醒的沉沦。


会在澳洲遇到孙杨,着实出乎他的意料,在酒店门前发现熟悉的身影时,朴泰桓几乎快被吓的哮喘病发。


他在暗处观察孙杨许久,十五分钟内,他先是看了七次手表,复拿出手机打了两个电话,对着暗了的手机屏幕傻笑,末了发自肺腑又小声地说了一句:”我怎么那么帅气。“


于是朴泰桓翻了一个白眼,再看不下去,只能开口叫了孙杨名字。


”你为什么,在这里?“


”Park,我是来找你的。“


那人转过身来,眼里含了三分胆怯,七分他看不懂的深情。不知是不是太久未见,朴泰桓竟然觉得他比上次见面还要高上一点。找了房卡开了门,正思考是否要把人请进来时,孙小猫明显没把自己当外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顺便关上了门。


“你退役了,可是没有告诉我。“


孙小猫脱了鞋坐在床上,瘪了嘴看朴泰桓没有表情的脸。孙杨的韩语突飞猛进,二人已经可以基本交流。


”恩,决定得太临时,第二天就开了发布会,没来得及通知别人。“


朴泰桓拿过孙杨放在地上的包,轻描淡写的解释着,而那人却突突站了起来,迅速走到他面前。


果然腿长了不起。


”Park我不是别人。“


一句话说的朴泰桓有些懵,大脑飞快运转间孙杨却越靠越近,朴泰桓瞬间明白,这个人不是来看自己的,他也许,是打算将他们之间那些还未名状的情感,一个定义的。


”我不希望,你把我,当成别人。“


那个小孩哪里来的一腔孤勇,就料定他无法拒绝?


朴泰桓一时失笑,来不及做出反应,孙杨紧紧把他抱在怀里,扑了满怀的风尘仆仆。


”孙杨,你先放开。“


”不要。“


朴泰桓试图挣扎,却被抱得更紧,澳洲夜里冷冷的风刮不到他身上,孙杨的怀抱太暖,暖的几乎要把他心里的涩意蒸干。


“我羡慕和你在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甚至同一个交际圈的人,我看了你那么多综艺,看见你和那么多人微笑握手拥抱,我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那么多嫉妒心和占有欲,只是,park,我只想抱着你而已。”


朴泰桓忽然不动了。


“可能,你的现状我没办法给你帮助,只是我还是想要你知道,我会在你身边,一直一直都在你身边。”


一段话,夹杂着韩语英语和几个中文单词,孙杨终于把它表达完整,朴泰桓原先拍打着孙杨肩膀的手猛地停止,末了默默环在人腰上。






“恩,你在想什么啊都不说话。”


不甘心被冷落的怀里人又瘪了嘴,被打断思绪的朴泰桓笑着吻过他头顶的发旋:“没有,只是忽然想到你还没给sun喂食。”


“它叫park,不叫sun。”


孙杨忙撑起身子认真地给朴泰桓解释。


“你已经有parky了,它要叫sun才公平。”


那是只小猫,说来也奇怪,澳洲告白夜的第二天,他们在海滩上捡到了那只猫,于是一路养到现在,将近两年,他们的相处格外融洽,唯一也最大的争执就是在那只猫的名字上。


“反正今天轮到你喂了,不喂完不许吃饭,你自己看着办。”


于是孙小猫勉强睁开迷糊惺忪的眼,皱着一张脸去找猫食。


“呼,真是困啊,起得太早了,孙杨那个混蛋啊,就不能晚上少折腾一点么。”






“park我回来.....”


了还未落地,孙杨不禁放慢脚步,朴泰桓穿着大一号的睡衣窝在沙发里,好不容易被养胖的嘟嘟脸压着抱枕睡得香甜。


那只猫懒洋洋踏着步子蹿到他脚下,被孙杨一把捞起来:“乖,不要吵妈妈睡觉。”


猫小声喵了一声,孙杨忙把食指放在唇上,走了几步把猫扔进花园里,又返身坐在客厅的地摊上看朴泰桓睡着的脸。


恩,为什么会一见到你就喜欢你呢。


我对我的未来有很多很多的设想,我想着以后我要爱的人是什么模样,我以后要在哪里生活,要买多大的房子,要如何教育我的儿女,要做什么样的工作。


而见到你之后,我爱的人就是你的样子,你存在地方就是我要去的地方,你认为舒服的空间就是我想要的房子大小,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你永远开心而已。


我的朴泰桓。


我以前常常觉得时间如此苍白,可唯独遇见你之后,我才明白,上天原来待我不薄,他把你给了我,把我一生想要的平安喜乐都给了我。即便你我鬓染霜雪,我还是想要握着你的手,白日里和你一起遛猫,晚上握着你的手陪你喝一盅酒,看岁月,打马而过。


 


 





櫻桃之味【2】

Fiaroa:

寫在前面:

這麼開心的日子不發點東西好像說不太過去(雖然不算糖🌚)這章本來應該用英文或者法文寫才對,然而我這個英語渣🙄🙄🙄請大家自己默認英文或法文🙈

之前那些文我都是一時興起開始寫寫寫,一口氣寫完再慢慢改慢慢發的,但是這篇真的是一時興起開了頭而已....後面真的都沒寫,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寫....地主家這回是真的沒有餘糧了...🌚🌚🌚

最重要的是....這章真的很爛...請點進來的小天使們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以保護好自己的眼睛和柔嫩的心靈💗💗💗



2.

“咔嚓,咔嚓”


F&D總部的攝影棚內快門接連的響著,閃光燈不停閃爍,年輕高大的攝影師正不斷地做出各種拍攝動作為F&D最新一季的宣傳拍攝畫報。

那個金髮碧眼的歐洲模特冷艷的雙眸,性感微張的嘴,胸前的襯衫鬆開釦子露出的胸肌,大拇指插在牛仔褲袋上,那雙手從露出的小臂開始一直到留在牛仔褲外的指尖,他身上的每一根線條都充滿了無法抗拒的誘惑力,他透過鏡頭去看,這一切在他眼里都慢慢變幻成了那個黑頭髮黑眼睛的亞洲人....

“好了!收工!大家辛苦。”

攝影師回過神來,發現照片已經足夠甚至已經遠遠超出,身邊的工作人員和模特都已經一臉疲憊,他趕忙通知已經可以收工了。

聽到攝影師的號令,所有原本處於緊張狀態的工作人員們都放鬆了自己緊繃的神經,各自一邊聊著天一邊將手中的工具收拾好放齊。

“Hi,Sun。”

攝影師正在選片,聽見有人在喊他,便抬起頭來尋找聲音的來源。

“Hi,Dave。”

發現是F&D的創始人Dave來找他,攝影師熱情的向走過來的Dave張開雙臂與這個時尚圈內最負盛名的時尚教父擁抱。

“我看見你拍的那些照片了,實在是太棒了! 我們能請到你來為F&D拍攝最新一季的宣傳畫報實在是太幸運了!”

Dave非常的喜歡那些情感細膩又極具張力的照片,滿臉笑容的拉住Sun的手不停的誇讚。

“能得到F&D的拍攝邀請是我的榮幸,非常感謝你能喜歡這些照片,但這不全是我一個人的功勞,還有模特和其他工作人員的表現合作都非常的專業到位。”

“說到我們的模特...Gasparre正在看著你呢。”

Sun順著Dave的視線看過去,發那個精緻的如雕塑一般的模特正直勾勾的盯著他,眼中的含義不言自明。

“他朝你走過來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說完Dave就要鬆開Sun的手離開,卻被Sun緊緊的拉住。

“Dave,別…”

Sun求助的望著他,Dave瞬間明白過來Sun的意思,定身不動。

“Hi,Dave。”

Gasparre走過來在Dave的臉頰兩側親了親。

“Hi,Gasparre 你的表現真的太棒了!”

“是Sun拍的好。Hi,Sun,謝謝你把我拍的那麼美好。”

Gasparre冲Dave開心的笑了笑,伸出手與Sun擁抱,接著他想親吻Sun的臉頰卻被Sun伸出來的手擋了回去,他不解的看著Sun。

“Gasparre你是世界頂級的模特,以你的美貌和專業來說隨便誰都能把你拍的很好。我不太習慣西方的貼面禮,所以...還是勉強你用東方的握手禮吧。”

Sun不好意思的沖Gasparre笑了笑。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那種表面上的東西,我說的是你的照片里散發出來的那種美好的~情感~”

Gasparre伸出手去握住Sun伸過來的手,兩人的手要分開時他的手指在Sun的掌心輕輕的撓了撓,毫不掩飾自己眼里的渴望。

Sun感激的沖他笑了一下,心里卻有些尷尬,難道還能跟他說是因為把他幻想成了那個人才會把時尚硬照拍成人物特寫還拍出了那種感覺麼....

“你們有空嗎?我請你們吃晚飯。”

請的是兩個人,Gasparre的眼神卻只殷切的望著Sun。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非常可惜,我們一會還有工作。”

從Sun讓他留下來Dave就清楚,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Sun並不想與美麗性感的Gasparre獨處。

“工作?這太誇張了Dave,離發行日還有好幾天呢,完全不愁在這一時。Sun來了以後一刻也沒有休息過,你就這麼對待我們遠道而來的攝影師嗎?”

Gasparre笑著開Dave的玩笑,拍攝宣傳照的工作徹底結束后Sun應該就要走了,他可不想再等了。

“這.....”

Dave被Gasparre說的有些尷尬,雖然他位於時尚圈生態鏈里的頂端,但是這個家庭背景雄厚自己又有實力正當紅的模特他也不想隨便惹他不高興,可他也是真心將Sun當作朋友,並不想希望Sun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是我要求Dave晚上繼續工作的,有些事想要定一下。不過既然Gasparre你這麼熱情,那Dave,不如今晚我們說的那個事就留到明天吧。還有好幾天的時間肯定能來的及的。”

Sun看著Dave被Gasparre盯的一臉為難的樣子,實在是過意不去。而且...有些麻煩還是早點解決的好,不然就是今天逃過了以後也逃不掉。

“好的好的,正好晚上我也還有一個約會,就不去了,你們...玩的開心。”

Dave的聽到Sun的話簡直是如蒙大赦,他才不要去蹚這兩個他都打心眼里欣賞的年轻人的这種渾水呢,接下來是他們兩個自己的事情,而他還是趁這個美好的夜晚回家多和自己的妻子愉快一下比較好。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多留你了Dave,下次我單獨請你。”

聽到他們的回答Gasparre十分的滿意,調皮的沖Dave眨了眨眼,嘴角高高的翹起,原本就美麗的臉龐更加的光彩照人。

“哈哈,好的好的,那我先走了。明天見。”

Dave分別和他們兩人擁抱過後就趕緊走了。

“Sun~我們也走吧~?”

Gasparre愉快的挽住Sun的手。

“額...Gasparre,你先去吧,你把地址告訴我一會我自己去。我手頭上還有一點現在必須要完成的工作。”

Sun被Gasparre挽的渾身一僵,他可不想被一路這樣挽住走出攝影棚再走進餐廳,要是被那些八卦記者拍到了指不定謠言要飛到哪里去,也不知那個人會不會看見認出來...總之,哪怕有一丁點的幾率都不行。但他和Gasparre接下來還有好幾天要從早到晚呆在一起工作,說不定將來也會有合作,如果直接把手抽出來,駁了Gasparre的面子從哪方面來說都不好。

“我陪你。”

Gasparre也是意外的执着。

“感谢你的好意Gasparre,可是我做這些工作的时候實在不習慣有人在身边…给我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好吗?你先去,我半个小时后就过来。”

Sun内心苦叫不迭。

“那好吧…我等你。”

Gasparre倒真的是聽說過Sun辦公的時候不允許任何人在場,他看著Sun那麼堅決的樣子只好點點頭,放開手,拋了個媚眼給Sun才戀戀不捨的走了。

看著Gasparre進電梯后顯示板顯示到1層時Sun才渾身打了兩個冷顫,搖搖頭去繼續工作去了。

半個小時后。

“Hi,Gasparre,抱歉久等了。”

Sun在侍應生的引領下走到了Gasparre所在的那一桌坐下。

播放著輕柔音樂的餐廳的裝修很美,眼前的人也很美,可惜,這些卻非他所想。

“不久,我樂意等著你。”

Gasparre的直白讓Sun根本無法接話,趕緊轉移了話題,去聊別的,才能開心的度過這一頓飯的時間。

“我們走吧。”

Gasparre一結完賬便拉著Sun要走,他早就已經迫不及待了。

二人坐上Gasparre的車后,Gasparre便撲到了Sun的身上一頓狂吻,Sun躲都躲不及。

“Gasparre! Gasparre!!!別這樣!!!”

Sun使勁的將Gasparre從自己身上扒開。

“別害羞了Sun,我可特意~為你準備了櫻~桃~味~”

Gasparre湊到Sun的耳邊,誘惑。

櫻~桃~味~

那個人的好看的笑臉跑出來,擋住了Gasparre的臉。

那雙眼睛里噙著星辰,他沖他眨了眨眼睛,那些星星像小火花般從那雙眼睛里彌散出來飛濺到他的心里,還有一小部分停留在他的唇間——

櫻桃味的星辰。


“住手! Gasparre!”

Sun一把將 Gasparre推開。

“你搞什麼?!你的照片明明告訴我了你喜歡我!”

被強硬拒絕的Gasparre既生氣又傷心,背部傳來的疼痛使他憤怒。他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錯,他明明從那些照片里感受到了愛意!

“對不起,我確實是非常喜歡你,你是個很好的模特,很好的合作夥伴,很好的....”

“夠了!你明知道我說的是哪一種喜歡!”

Gasparre氣的渾身發顫。

“Gasparre,我已經心愛的人了...”

Sun實在是不忍心將”我拍你的時候滿腦子都是他,才會把照片拍成那樣的。”這種話說出口。

“你騙我!我問過你身邊的所有人,他們都說你沒有任何有親密關係的人!”

Gasparre的聲音尖銳的抖著。

“他們不知道...”

“那你告訴我!你愛人是誰,叫什麼,幹什麼的?”

Gasparre一副毫不相信的樣子。

“ 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我....”

Sun無奈的說道。

“夠了!不喜歡我你就直說!不需要這樣騙我!”

Gasparre打斷Sun的話,美麗的臉冷的結冰。

“我真的沒有騙你!你冷靜一點,我可以把我和他的事情說給你聽,兩年前,我為了參加soy國際攝影大賽四處旅行,我們是在布達佩斯遇見的.......”

聽著Sun娓娓道來一個聽起來很荒謬的故事,Gasparre逐漸的冷靜下來,Sun的樣子並不像是在說假話,他的眉眼里滿是柔情,眼神透過他望向他口中的布達佩斯和那個人,他沉浸在回憶里。

“所以....你只知道他是個韓國人?”

故事說完后過了許久Gasparre才開口提問,此時他的口氣已經好了很多。

“是。”

Sun應道。

“你就沒有想過要去找他?”

Gasparre看著Sun又甜蜜又悲傷的樣子,心里的氣已經消了大半,語氣已經完全軟了下來。

“我去過韓國好幾次,到了好幾個城市,可是沒有遇到他。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這樣實在是太難找了。”

Sun無奈的搖搖頭。

“那你...不準備放棄?”

Gasparre知道他會聽到否定的回答,但是就是想要問一問。

“當然不!”

果然....

“那你準備怎麼辦?”

Gasparre將身上凌亂的衣服整好,背上的痛感已經消失,他選擇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靠在駕駛座上。

“我過段時間去韓國開輪迴攝影展....”

Sun看著Gasparre的樣子懸著的心鬆懈下來。

“哼,要是他根本就不懂藝術,對攝影毫無興趣沒去呢?”

Gasparre不屑的問到。

“那也沒關係...”

Sun揚起一個有些神秘悠遠的微笑。

“哼,算了。好晚了,我送你回去。”

Gasparre看見Sun那個笑容就煩,他實在不想再聽這事了,他心里受的傷還沒被撫慰呢。

“謝謝你Gasparre。真的很抱歉....”

Gasparre的態度讓Sun更加內疚,剛才他還以為Gasparre會跟他翻臉將他扔在這個離他家有三四個街區遠而且根本打不到車的大街上。

Gasparre將車啟動往Sun的住所開去,兩人一路無話,Sun看著窗外晃動而過的路燈和行人,不知是因為他太疲憊了眼花還是如何,窗外的那些臉龐全部變成了那個人,他挺拔的身影,他輕快的步伐,他歡樂的跳躍,他開心的奔跑....

“到了。”

Gasparre將車停下,雙手環抱住胸前,嘴忍不住的撅起來,一副請君快滾的模樣。

“謝謝。Gasparre。明天見。”

Sun開了門下車。

“嗨!等等!”

Gasparre突然按下車窗喊住正在開房門的Sun。

“我聽說你喜歡櫻桃,除了櫻桃味的套,我還給你準備了真正的櫻桃。套是用不上了,真正的櫻桃我也不愛吃,還是你拿去吧。”

Gasparre趴在窗口邊說邊翻白眼,按下了後備箱的解鎖鍵,示意Sun去後備箱將那些放在後面保鮮的櫻桃拿出來。

“Gasparre…..”

“煽情的話就免了。是我自己會錯了意。 祝你好運,希望能找到你那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戀人’。你好好休息吧,但願接下來的合作你不會因為今晚我的舉止把而我拍的很醜。 ”

Gasparre嘟著嘴翻白眼的樣子實在是可愛。

“無論怎麼拍你都是完美的,真的非常感謝。”

這些話原本應該由他來說,Gasparre的大度令他除了感謝之外實在是不知該再說什麼才好。

“走了。”

Gasparre揮揮手便開車走了。

Sun一直等到看不見那輛車的影子,才轉身進去。

進門後先他將那些櫻桃放入冰箱,留了一些洗乾淨放在水晶碟里擺在客廳的桌上,隨後打開電腦查看跳出桌面的那些關於在韓國辦展進程的消息,又處理了一些別的文件,才伸了個懶腰放鬆自己。

他倒在沙發上,看見放在桌上的櫻桃,水珠緩緩地從一顆櫻桃的頂部滑落到水晶碟上,就著燈光發出光彩,使這些原本就新鮮有光澤的櫻桃顯得更加的晶瑩優美,讓他想起”樱红鸟竞鵮”和“鸟衔红映嘴 “的詩句來。

衔红映嘴…..他調整角度看向他電腦桌面上那個人上揚的嘴角,想起那個人柔軟迷人的雙唇上沾染著櫻桃鮮紅汁液的模樣,伸出手拿起一顆古人口中的朱櫻,用力一咬,那珠櫻便生生的裂開。他咬住它內部的硬核,將它卡在齒間,任由那鮮紅甜美的汁水在整個口腔內橫衝直撞肆意亂竄,給味蕾帶去馥郁的滿足感,那份甜蜜的鮮香甚至盈去的鼻腔。待裂縫中汁液的流出漸漸變得緩和,他伸出靈巧的舌,將它整顆卷入口中,細細咀嚼。由那嬌嫩的果肉和堅硬的內核與唇齒互相拍打推搡而產生的滋味,真妙。

真是令人沉醉的滋味。

那個人的滋味。

我就是贴心小棉袄:

【我们结婚吧】
一个试水……
我放弃了……不知道第几次上传了……
图不清我也没办法了……就这样吧……
可以用梗砸我……
也可以提意见……

Hello baby(三)

秋名山车轮:

ABO


带球的嬛嬛和蠢爸爸大白,


OOC的没边儿了吧真的是慎入。


锅都是我的,和真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3.


虽然Sun极力反对,据理力争,说着外面做的东西是多么的不干净,但Park还是坚定的拨通电话叫了两人份的外卖。不是他不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实在是厨房中所有的可食用食材都被他爱人成功的销毁在锅碗瓢盆中。

Sun斗争失败,吃完晚饭之后坐在Park身边情绪低落的耷拉着脑袋。Park挠挠他的下巴问他是不是不开心,Sun一看这是心疼自己了,赶紧趁机搂了上去嘴里说着要Park亲亲才能好。

Park也非常配合的侧过头亲他的脑门,对方得寸进尺的挤过来说不行,还得再亲亲。

Park余光扫了一眼厨房,轻轻捏着Sun的后颈,柔情蜜意的问他想不想在厨房做。

Sun的信息素突然暴涨刺激的伴侣都有些眩晕,但是他马上又想不行啊,虽然具体不是太了解,但是这种特殊时期绝对不宜行房的基本道理他还是很清楚的,他捏了把自己的大腿,把持住啊世界冠军。

Park感觉到爱人的信息素渐渐平复下去之后又眼角带笑的看着他,诚实的回答我,想不想在厨房做。

Sun也是满脸诚恳,严肃认真的说,超想做。

“那就去做吧,今天不把厨房收拾的干干净净就别上床。”Park把埋在自己颈间毛茸茸的脑袋一推,站起身就准备回房了。

被留在客厅的人冠军先生一度对自己的理解能力产生了严重怀疑。

“别想了,就是做家务那个做。”关上卧室门的前一秒Park好心的给爱人补了一刀。




名义一家之主接受了实际一家之主的任务之后,重新走进了厨房,他站在里面自己都忍不住一声长叹。Sun边把锅里看不清颜色样式的东西朝垃圾桶里倒,边思考着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做游泳教练了,是不是可以考虑转行进刑侦剧组,专门去布置惨不忍睹的凶案现场。




等到Sun任劳任怨的把厨房整理干净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了,卧室的床头还点着暖黄色的小灯,Park戴着眼镜手上捧着本书,Sun在门口盯了他大半天,书是一页也没翻过去。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干嘛呢?等着监督我?”他换好衣服爬上床,把发呆人手中的书抽走,顺带着用力的揉了揉他的头。“快看我一点都没偷懒,手都在水里泡皱了。”

“游泳的时候天天不比这皱啊,再说不是有洗碗机么?”Park把眼前乱晃的手拽了下去。

“锅放不进去啊!你不知道煳的锅底多难刷。”Sun把对方的眼镜也摘了下去,伸长了胳膊把床头灯一关。“这都几点了你还熬夜呢,睡觉。”

Park也听话,屋里一黑就缩进了被窝,小巨人的胳膊一横就把人抱了个结实。

平日里对家务基本一窍不通的Sun先生忙活了整整一天,虽然基本上都是帮了倒忙,但也是累的不行没几分钟就呼吸均匀的进入了梦乡。

Park总是不太安心的睡不着,非发情期中奖是不是也太巧了,自己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所以才有阳性反应?想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又看有人说过早检查会震荡到刚形成的胚胎。都说产前焦虑,不知道有没有人像他这种时刻焦虑的。

半夜失眠又无事可做,他也不想吵醒自己的爱人,只能无聊的用指腹反复摩擦搭在他腰间那只大手被水泡的皱巴巴的指尖。天快亮的时候倒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他从睡眠中醒来时候睁眼就看见Sun恨不得贴上自己的那张放大的脸。

Park惊的直接用母语爆了粗口。

Sun也没在意,把脸挪远了些,严肃的盯着他问,昨天我们家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Park懵懵的把脸埋进了枕头里,随口就说,你把厨房炸了。

Sun心想着原来这事儿不是做梦是真的,难怪自己的手上一股饭菜的煳味儿。但是他最挂心的可不是这个,既然做饭是真的,那自己要当爸爸的事儿也一定是真的。

Park听他在旁边自己嘟囔着,脑袋中就回想起了睡前的那些念头,他把脸又从枕头中解脱出来。这事儿啊,还真不一定是真的。

这句话招来的后果就是现在他们两个站在卫生间里气氛很凝重。

Park正对着马桶,Sun正对着Park。

“这种时候你是不是该回避一下?”Park终于还是抵挡不住对方灼热的视线先开了口。

“老夫老夫的我什么没见过,你不要害羞。”Sun就杵在原地纹丝不动。


“那你现在就坐这上厕所吧,我看着。”Park把刚拆开的试纸往Sun手里一塞,“老夫老夫的我什么没见过,你也别害羞。”


 


Sun敢发誓,从他见到Park的第一次起,就没在赛场上服过,在慢慢追求的道路上也是从来没想过退缩,就是这结婚之后,他真是处处都处于下风,谁说他是怕绝对不行,用他自己的话说“我那是心疼。”


事实上都是因为他在面对爱人的时候只喜欢打直球,总免不了被有些机灵调皮的Park算计。


 


等到他在卫生间外倚着墙放空了五分钟之后,Park终于从里面走出来了。


 


他看着情况好像不太对劲,怎么这人眼眶都红了,什么也不敢问的先把人抱进怀里,轻声安慰着“多大的事儿啊,我们这么年轻,以后总会有的。”


 


Park也伸手搂住了他的后背,用力的攥紧了棉质的居家服。


 


“怎么了,想说什么?”


 


Park从他怀里抬起头,看着Sun紧张的表情轻轻唤了声,“百分之一他爸。”


 


 


 


Sun妈接到儿子磕磕巴巴电话的时候费劲的重新把破碎的言语组织了一遍,Sun爸问她儿子在说啥?


 


Sun妈摆手示意他别跟着添乱,从听筒里提取着关键字“你,奶奶。”


 


这兔崽子骂谁呢?


 


等她这边劈头盖脸不停顿的给儿子做了思想教育之后,那边再传来的是Park的声音。“不是我说你不好,他比你小,你不能这么纵容他,可得多管教。”


 


Park说的中文带着一股少年清脆,声音却又柔软,Sun妈听得时候总是觉得他脸上一定带着笑。


 


“他没骂人,是想告诉您,您要当奶奶了。”


 


Sun妈也没多考虑,实时传达给旁边听着的Sun爸,“他说我要当奶奶了。”


 


说完了人也呆了,手中握紧了放在脸边的听筒,紧紧盯着Sun爸问,“我刚才说什么了?我要当奶奶了?”


 


 


 


住在大城市的坏处就是,当Sun爸Sun妈坐车赶到的时候,Park的父母家人也从韩国飞到了。


 


Sun两家全员到齐的这种场面,跟他们当初确定关系之后双方父母第一次见面的感觉是一样的,开心居多,紧张参半。


 


双方的家长坐下了之后就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叮嘱,最辛苦的还是Park,听了这边听那边,听完了之后还得给对方翻译。没找人来专门翻译的本意是低调,为了不打扰Park休息,可是如今跑了偏,反倒让他口干舌燥累得够呛。


 


Sun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拍拍Park的手背说,还是我来吧。


 


这话一说出口之后两边都沉默了,家里人心里都有数,Sun的韩语水平用半吊子来形容,都算是抬举。不过这么一搅合也算是都冷静了,分享经验也不急于一时。


 


泰熙已经从baby时代长成了漂亮懂事的小姑娘了,她看着舅舅的肚子问,这里是不是弟弟?


 


Park摸摸她的头回应也有可能是妹妹哦。


 


Sun听到之后问她“泰熙希望是弟弟还是妹妹。”


 


泰熙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回答说,“泰熙喜欢小baby,弟弟妹妹都喜欢。Sun舅舅呢?”


 


“我也都喜欢。”Sun想了,是男是女,是A是O,哪怕像哪吒那样是个球,他也喜欢。


 


 


 


 


 


后来隔了三周两个人第一次去做检查的时候,从医院出来的Sun拿着手中的检测图像,自顾自兴奋的说“我儿子怎么这么好看。”


 


Park坐在副驾驶系好了安全带看他发傻,刚一个月只能照出来个孕囊你看出来什么儿子,还好看。


 


“我相信第六感,就觉得是儿子,长得像我们肯定好看。”Sun恋恋不舍的把眼神从图像上移开,趴在方向盘上脸朝着Park。“你觉得呢?”


 


Park听了之后还也认真的感受了一会儿,他想着都是因为Sun这么嘟囔着给自己洗脑了,不然自己怎么也觉得是个儿子。


 


他看着Sun期待的表情突然就玩心大起,煞有介事的清了清嗓子,然后把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问道,“宝贝啊宝贝告诉我,你是个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Sun被他的举动萌的不行,赶紧凑过去偷了个吻。


 


“他怎么回答你的?”


 


“他说……”Park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他说什么?”Sun把身体倾过去离得更近了一些,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


 


“他说什么我听不到,但是我相信你,小家伙应该是个男孩子。”


 


Sun再次亲吻上爱人的唇时才矛盾的想到,要不是因为这个小东西,他们一定现在一定可以做些比接吻更刺激的事。


 


 


TBC. 


因为今天没什么时间所以就把之前码了一半的这个接着写了一些,所以今天没有代嫁的嬛嬛。


这个文应该不会很长也就还有两三章?我也会抽时间尽快写完。


就是越写越觉得自己太雷了,我好想用砖拍死自己,科科。


 


 


 


 



【sunpark】关于 14(ABO设定 )

sunpark:

会议的内容和被sun搞死的大事不无关系。


专管泳队风纪建设的王指导扯着嗓子喊:“男队、女队!以后九点半前统统给我回宿舍!十点准时熄灯,手机没收!各组教练要做好点名工作!各小组采用连坐制,一个不归、一队受罪!听明白了吗?!”


“嗯…”


“一个个怎么跟没吃饭似的,大声点!”


“明白了!”






怂恿


白花的灯光映着牙色纸张,笔尖挚摸信纸发出的裟裟声响是寂静的夜里唯一可闻的声音。sun揉了揉疲惫的双眼,一边勾着头一边认真的抄下去:


(6)训练课保持严谨态度,严禁踢人入水、摔打泳具、水中嬉闹、与人斗殴等违纪行为,违者停训,罚跑10000米,力量训练强度翻倍。


(7)每晚23:00准时熄灯,不准与非同舍队友合寝、禁止互换宿舍行为。禁止开回头灯、出入电脑房、KTV、游戏厅、夜总会等娱乐性质场所,违者罚站五天,罚跑10000米连续五天,其余队友陪同3000米连续五天……


抄到这,sun停下笔,揉了揉酸痛的手指,数了数右手边厚厚一摞《国泳队管理条例》,“10…15…20…30…,算算汪顺那小子也该回来了。”


果然,说曹操曹操就到,汪顺大汗淋漓的拖着步子回来了,口里还嘟嘟囔囔的,“哥欸,可给你坑死了!”


“对对对,我的错!来,给你揉揉肩!”sun做小低伏状狗腿的凑上前去。


汪顺摊成个大字型往床上一躺,“对,这!这里!对,用点劲!”难得享受泳队一哥sun的服务,他怎么能不物尽其用。


“这次的条例抄的怎样啦?”


“放心,连你的份,都快写完了。”


“什么连我的份啊!欸我可是被你害得要罚跑要写检查的!谁知道sun你这么不够意思,泡个韩国队的还不和兄弟们打招呼,这…唉哟喂!痛死我了,轻点!”汪顺躺在床上咧着嘴瞎叫唤起来。


“什么韩国队韩国队的!人家没名字啊!park可是前辈,你放尊重点!”sun一甩手,撂了挑子。


“哟!原来是心疼帕前辈啊?好好好,我们都懂的!”汪顺头凑过来,压低声音,捅了捅sun的手臂,“诶诶,看在兄弟陪你遭这份罪的份上,来来!告诉我你和帕前辈进行到哪步了?我也好给你参谋参谋?”


sun心里对这话很受用,嘴上却一本正经:“瞎说什么呢,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


“得了吧你!有女朋友你还赶趟的往上凑,千年的妖精你和我演什么聊斋啊!sun,来,实话和弟弟说,你们是…这样了…这样…还是这样了?”汪顺说着,用手在sun的左手、脸上、胸上各蹭了一下,那眼神再明显不过。


sun想起那天和park在计程车上的肢体接触,脸羞的通红,抿着嘴憋了半天,一撇头道:“唉呀……你这种问题!要让我怎么回答嘛!”


得,害羞了还。


汪顺一副情场老手的样子拍了拍sun的肩膀,一脸遗憾:“这么说就是连接吻都没有咯?唉,sun啊,怎么说你才好。你瞧你白瞎这么大个子,清纯成这样…”


“欸,你怎么知道?”sun话刚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又被这小子耍了。


果然,汪顺瞪大了眼睛,“还真没有阿?你们俩搞什么啊?把事情搞那么大结果连个嘴都没亲上?唉哟,真服了你了!”


“这种事情…哪是我一个人想就可以的!”sun嘴里嘀咕着,怎么着也要park同意才行吧。


“要park同意?别逗了!估计你等到他儿子能打酱油了他也不会同意的,你呀,就死了这条心吧!”


sun本来羞赧的心听到这句时如从头到脚被浇了一盆冷水,清醒了大半。他心里一沉,脸也耷拉下来。


汪顺看时机差不多了,抛出了肚子里早准备好的问题:“我问你啊,他对你有没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sun想了一下,“什么什么不一样?”


“就是对你的态度!比如会不会在你面前秀他女朋友?”


sun想到这个就心酸,摇了摇头。


“会不会经常开你玩笑?在两人独处的场合和你主动有勾肩搭背的举动?”


sun仔细回忆了一下,又摇了摇头。


“好!最后一个问题。你盯着他看的时候,他敢不敢和你对视?”


sun叹了口气,三个问题下来,他和park的距离好像又远了点。这样说来岂止是没机会,简直是不熟了嘛!


谁知汪顺背过掌在他胸前这么一拍,欣喜的喊,“有戏啊,哥!真有戏啊!”


sun被汪顺戏剧性的表情弄的一脸懵逼,“什么有戏,谁有戏啊!”


“你啊哥!”汪顺在sun脑袋上削了一下,心想着这会可以把输的钱狠狠赢回来了!于是他凑上去,对着sun的耳朵叽里咕噜一阵谋划。


sun听了一阵,脸上先是慢慢浮上笑意,听着听着,又由喜转忧。过会儿,他抿着嘴看汪顺两眼,“万一…万一park生气怎么办?”


“他肯定会生气!但想要捅破这层窗户纸,你还真就得这么做不可!”


“你可别坑了我啊,我胆子小。”


汪顺坐正了身子,左手在sun肩上用力拍了两下,“别怂!就是干!”








暗涌


对于被怂恿的那件事,sun确实蠢蠢欲动。但手机被没收,park也换了别的训练场,他急的抓耳挠腮,苦无对策。训练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
“sun,你给我好好收收心!就你这状态,还怎么比赛?”
“他是因为看不到park了,所以没心思了。”池里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惹的大家哄堂大笑。
sun捏紧了拳头,狠狠瞪了一眼带头起哄的几个,众人在对上sun的目光时,识趣的闭了嘴。
“sun,怎么着阿。你还学会威胁人了?”朱志根教练提高声音,“在我手下可没有对世界冠军的优待,你行你上,你要游不进A标,你就趁早挪挪屁股,别占着师弟师妹们的位置。”
朱志根教练这一席话,听的在场各位噤若寒蝉,大家都知道,这个素以严厉出名的教练这下子真生气了。


sun看了自己的主教练一眼没说话,腿一蹬,飙出去老远。
“sun!长本事啦,阿?!”朱教练爆脾气一上来,手里的秒表摔在地上,应声而碎。队里谁也不是傻子,闹成这样没人会赶着躺上去当炮灰。场面静的可怕。


好在很快,丹尼斯教练走了过来。


随行翻译把丹尼斯的话低声传达给朱教练后,朱志根瞥了sun一眼,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训练场。


晚上训练结束,在回宿舍的路上,杨明和sun一道走着。


“我不在那会,你搞出这么大的事啊。”


“别骂我了行不行,我这段时间够烦的了。”sun撇着嘴无聊的踢着脚下的石子。


杨明拍了拍sun的肩膀,“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吗?sun,你长大了。有些事别老让我提醒你。”


sun不自在的低下头,轻声嗯了一下。


“苦口婆心的话我懒得叨叨,走,和我去超市买个果篮,给朱教练陪个礼去。”


sun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去超市的路上,sun瞥见了杨明头上的白头发,眼睛一热:“妈…对不起。”






在那之后,sun重新集中精力在训练上。他已经想清楚了,park他要,金牌他也要。








禁令解除


阔别几个礼拜的手机拿到手后,他一直纠结着到底要不要给park发条短信。


'你长大了,有些事别老让我提醒你。'妈妈的话在脑袋里打转,sun左思右想,一番思想斗争后,拿着手机去找朱志根。


“朱教练!手机先放你这保管吧。澳洲之后,我再拿回来。”


主教练嘴上说着随你,眼里却忍不住流露出赞许。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做事还是有分寸的。这么四个月的澳洲魔鬼训练下来,sun比从前壮实了半圈不说,人也黝黑了不少。




在伦敦奥运会200自预赛上,sun和park再次相遇了。


说是相遇其实是不准确的。更准确的说法是:sun炙热的目光紧紧盯着park与外国选手相谈甚欢的背影。


'真是,和几个鬼佬有什么好聊的。'sun在心里愤愤不平,全然忘记了对park来说,他也属于外国人行列。


'我都几个月没见你了。你也不和我说两句话。你总是这样,不把我放在心上。'


'你训练的怎么样,看上去似乎没黑多少。倒是又比之前瘦了些。'


'我的成绩提高了不少,等着看吧!我会让你大吃一惊!'


sun丰富的脑内活动加之渴望的目光,终于让park…旁边的选手感受到了异样,美国选手戴纳尔扬了扬眉毛,“park,右后方那个中国选手一直在看着你,他的眼神似乎…我想你们也许可以打个招呼。”


park早已感受到sun的目光如芒在背。只是卢教练就在一旁看着,上次因为和sun的莫须有绯闻,让教练很是生气了一阵子。伦敦奥运会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可不想再惹出什么事非。


“这是sun选手的战术罢了。”park说的一脸诚恳。


“战术?”戴纳尔侧过头一看,正对上sun恶狠狠的目光,'唔…果然是战术啊!',他赞同的点点头。park的嘴角飘起一丝近乎狡黠的笑意,他可以想象身后的sun选手无可奈何的样子。


口袋里传来震感,park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扫了一眼,笑容僵在那儿。




——“你在笑什么?聊得这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