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了我还没睡

【sunpark】关于 14(ABO设定 )

sunpark:

会议的内容和被sun搞死的大事不无关系。


专管泳队风纪建设的王指导扯着嗓子喊:“男队、女队!以后九点半前统统给我回宿舍!十点准时熄灯,手机没收!各组教练要做好点名工作!各小组采用连坐制,一个不归、一队受罪!听明白了吗?!”


“嗯…”


“一个个怎么跟没吃饭似的,大声点!”


“明白了!”






怂恿


白花的灯光映着牙色纸张,笔尖挚摸信纸发出的裟裟声响是寂静的夜里唯一可闻的声音。sun揉了揉疲惫的双眼,一边勾着头一边认真的抄下去:


(6)训练课保持严谨态度,严禁踢人入水、摔打泳具、水中嬉闹、与人斗殴等违纪行为,违者停训,罚跑10000米,力量训练强度翻倍。


(7)每晚23:00准时熄灯,不准与非同舍队友合寝、禁止互换宿舍行为。禁止开回头灯、出入电脑房、KTV、游戏厅、夜总会等娱乐性质场所,违者罚站五天,罚跑10000米连续五天,其余队友陪同3000米连续五天……


抄到这,sun停下笔,揉了揉酸痛的手指,数了数右手边厚厚一摞《国泳队管理条例》,“10…15…20…30…,算算汪顺那小子也该回来了。”


果然,说曹操曹操就到,汪顺大汗淋漓的拖着步子回来了,口里还嘟嘟囔囔的,“哥欸,可给你坑死了!”


“对对对,我的错!来,给你揉揉肩!”sun做小低伏状狗腿的凑上前去。


汪顺摊成个大字型往床上一躺,“对,这!这里!对,用点劲!”难得享受泳队一哥sun的服务,他怎么能不物尽其用。


“这次的条例抄的怎样啦?”


“放心,连你的份,都快写完了。”


“什么连我的份啊!欸我可是被你害得要罚跑要写检查的!谁知道sun你这么不够意思,泡个韩国队的还不和兄弟们打招呼,这…唉哟喂!痛死我了,轻点!”汪顺躺在床上咧着嘴瞎叫唤起来。


“什么韩国队韩国队的!人家没名字啊!park可是前辈,你放尊重点!”sun一甩手,撂了挑子。


“哟!原来是心疼帕前辈啊?好好好,我们都懂的!”汪顺头凑过来,压低声音,捅了捅sun的手臂,“诶诶,看在兄弟陪你遭这份罪的份上,来来!告诉我你和帕前辈进行到哪步了?我也好给你参谋参谋?”


sun心里对这话很受用,嘴上却一本正经:“瞎说什么呢,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


“得了吧你!有女朋友你还赶趟的往上凑,千年的妖精你和我演什么聊斋啊!sun,来,实话和弟弟说,你们是…这样了…这样…还是这样了?”汪顺说着,用手在sun的左手、脸上、胸上各蹭了一下,那眼神再明显不过。


sun想起那天和park在计程车上的肢体接触,脸羞的通红,抿着嘴憋了半天,一撇头道:“唉呀……你这种问题!要让我怎么回答嘛!”


得,害羞了还。


汪顺一副情场老手的样子拍了拍sun的肩膀,一脸遗憾:“这么说就是连接吻都没有咯?唉,sun啊,怎么说你才好。你瞧你白瞎这么大个子,清纯成这样…”


“欸,你怎么知道?”sun话刚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又被这小子耍了。


果然,汪顺瞪大了眼睛,“还真没有阿?你们俩搞什么啊?把事情搞那么大结果连个嘴都没亲上?唉哟,真服了你了!”


“这种事情…哪是我一个人想就可以的!”sun嘴里嘀咕着,怎么着也要park同意才行吧。


“要park同意?别逗了!估计你等到他儿子能打酱油了他也不会同意的,你呀,就死了这条心吧!”


sun本来羞赧的心听到这句时如从头到脚被浇了一盆冷水,清醒了大半。他心里一沉,脸也耷拉下来。


汪顺看时机差不多了,抛出了肚子里早准备好的问题:“我问你啊,他对你有没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sun想了一下,“什么什么不一样?”


“就是对你的态度!比如会不会在你面前秀他女朋友?”


sun想到这个就心酸,摇了摇头。


“会不会经常开你玩笑?在两人独处的场合和你主动有勾肩搭背的举动?”


sun仔细回忆了一下,又摇了摇头。


“好!最后一个问题。你盯着他看的时候,他敢不敢和你对视?”


sun叹了口气,三个问题下来,他和park的距离好像又远了点。这样说来岂止是没机会,简直是不熟了嘛!


谁知汪顺背过掌在他胸前这么一拍,欣喜的喊,“有戏啊,哥!真有戏啊!”


sun被汪顺戏剧性的表情弄的一脸懵逼,“什么有戏,谁有戏啊!”


“你啊哥!”汪顺在sun脑袋上削了一下,心想着这会可以把输的钱狠狠赢回来了!于是他凑上去,对着sun的耳朵叽里咕噜一阵谋划。


sun听了一阵,脸上先是慢慢浮上笑意,听着听着,又由喜转忧。过会儿,他抿着嘴看汪顺两眼,“万一…万一park生气怎么办?”


“他肯定会生气!但想要捅破这层窗户纸,你还真就得这么做不可!”


“你可别坑了我啊,我胆子小。”


汪顺坐正了身子,左手在sun肩上用力拍了两下,“别怂!就是干!”








暗涌


对于被怂恿的那件事,sun确实蠢蠢欲动。但手机被没收,park也换了别的训练场,他急的抓耳挠腮,苦无对策。训练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
“sun,你给我好好收收心!就你这状态,还怎么比赛?”
“他是因为看不到park了,所以没心思了。”池里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惹的大家哄堂大笑。
sun捏紧了拳头,狠狠瞪了一眼带头起哄的几个,众人在对上sun的目光时,识趣的闭了嘴。
“sun,怎么着阿。你还学会威胁人了?”朱志根教练提高声音,“在我手下可没有对世界冠军的优待,你行你上,你要游不进A标,你就趁早挪挪屁股,别占着师弟师妹们的位置。”
朱志根教练这一席话,听的在场各位噤若寒蝉,大家都知道,这个素以严厉出名的教练这下子真生气了。


sun看了自己的主教练一眼没说话,腿一蹬,飙出去老远。
“sun!长本事啦,阿?!”朱教练爆脾气一上来,手里的秒表摔在地上,应声而碎。队里谁也不是傻子,闹成这样没人会赶着躺上去当炮灰。场面静的可怕。


好在很快,丹尼斯教练走了过来。


随行翻译把丹尼斯的话低声传达给朱教练后,朱志根瞥了sun一眼,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训练场。


晚上训练结束,在回宿舍的路上,杨明和sun一道走着。


“我不在那会,你搞出这么大的事啊。”


“别骂我了行不行,我这段时间够烦的了。”sun撇着嘴无聊的踢着脚下的石子。


杨明拍了拍sun的肩膀,“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吗?sun,你长大了。有些事别老让我提醒你。”


sun不自在的低下头,轻声嗯了一下。


“苦口婆心的话我懒得叨叨,走,和我去超市买个果篮,给朱教练陪个礼去。”


sun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去超市的路上,sun瞥见了杨明头上的白头发,眼睛一热:“妈…对不起。”






在那之后,sun重新集中精力在训练上。他已经想清楚了,park他要,金牌他也要。








禁令解除


阔别几个礼拜的手机拿到手后,他一直纠结着到底要不要给park发条短信。


'你长大了,有些事别老让我提醒你。'妈妈的话在脑袋里打转,sun左思右想,一番思想斗争后,拿着手机去找朱志根。


“朱教练!手机先放你这保管吧。澳洲之后,我再拿回来。”


主教练嘴上说着随你,眼里却忍不住流露出赞许。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做事还是有分寸的。这么四个月的澳洲魔鬼训练下来,sun比从前壮实了半圈不说,人也黝黑了不少。




在伦敦奥运会200自预赛上,sun和park再次相遇了。


说是相遇其实是不准确的。更准确的说法是:sun炙热的目光紧紧盯着park与外国选手相谈甚欢的背影。


'真是,和几个鬼佬有什么好聊的。'sun在心里愤愤不平,全然忘记了对park来说,他也属于外国人行列。


'我都几个月没见你了。你也不和我说两句话。你总是这样,不把我放在心上。'


'你训练的怎么样,看上去似乎没黑多少。倒是又比之前瘦了些。'


'我的成绩提高了不少,等着看吧!我会让你大吃一惊!'


sun丰富的脑内活动加之渴望的目光,终于让park…旁边的选手感受到了异样,美国选手戴纳尔扬了扬眉毛,“park,右后方那个中国选手一直在看着你,他的眼神似乎…我想你们也许可以打个招呼。”


park早已感受到sun的目光如芒在背。只是卢教练就在一旁看着,上次因为和sun的莫须有绯闻,让教练很是生气了一阵子。伦敦奥运会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可不想再惹出什么事非。


“这是sun选手的战术罢了。”park说的一脸诚恳。


“战术?”戴纳尔侧过头一看,正对上sun恶狠狠的目光,'唔…果然是战术啊!',他赞同的点点头。park的嘴角飘起一丝近乎狡黠的笑意,他可以想象身后的sun选手无可奈何的样子。


口袋里传来震感,park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扫了一眼,笑容僵在那儿。




——“你在笑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评论

热度(51)

  1. 言洒一人饮酒醉 转载了此文字
  2. 四点了我还没睡一人饮酒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