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了我还没睡

Hello baby(三)

秋名山车轮:

ABO


带球的嬛嬛和蠢爸爸大白,


OOC的没边儿了吧真的是慎入。


锅都是我的,和真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3.


虽然Sun极力反对,据理力争,说着外面做的东西是多么的不干净,但Park还是坚定的拨通电话叫了两人份的外卖。不是他不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实在是厨房中所有的可食用食材都被他爱人成功的销毁在锅碗瓢盆中。

Sun斗争失败,吃完晚饭之后坐在Park身边情绪低落的耷拉着脑袋。Park挠挠他的下巴问他是不是不开心,Sun一看这是心疼自己了,赶紧趁机搂了上去嘴里说着要Park亲亲才能好。

Park也非常配合的侧过头亲他的脑门,对方得寸进尺的挤过来说不行,还得再亲亲。

Park余光扫了一眼厨房,轻轻捏着Sun的后颈,柔情蜜意的问他想不想在厨房做。

Sun的信息素突然暴涨刺激的伴侣都有些眩晕,但是他马上又想不行啊,虽然具体不是太了解,但是这种特殊时期绝对不宜行房的基本道理他还是很清楚的,他捏了把自己的大腿,把持住啊世界冠军。

Park感觉到爱人的信息素渐渐平复下去之后又眼角带笑的看着他,诚实的回答我,想不想在厨房做。

Sun也是满脸诚恳,严肃认真的说,超想做。

“那就去做吧,今天不把厨房收拾的干干净净就别上床。”Park把埋在自己颈间毛茸茸的脑袋一推,站起身就准备回房了。

被留在客厅的人冠军先生一度对自己的理解能力产生了严重怀疑。

“别想了,就是做家务那个做。”关上卧室门的前一秒Park好心的给爱人补了一刀。




名义一家之主接受了实际一家之主的任务之后,重新走进了厨房,他站在里面自己都忍不住一声长叹。Sun边把锅里看不清颜色样式的东西朝垃圾桶里倒,边思考着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做游泳教练了,是不是可以考虑转行进刑侦剧组,专门去布置惨不忍睹的凶案现场。




等到Sun任劳任怨的把厨房整理干净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了,卧室的床头还点着暖黄色的小灯,Park戴着眼镜手上捧着本书,Sun在门口盯了他大半天,书是一页也没翻过去。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干嘛呢?等着监督我?”他换好衣服爬上床,把发呆人手中的书抽走,顺带着用力的揉了揉他的头。“快看我一点都没偷懒,手都在水里泡皱了。”

“游泳的时候天天不比这皱啊,再说不是有洗碗机么?”Park把眼前乱晃的手拽了下去。

“锅放不进去啊!你不知道煳的锅底多难刷。”Sun把对方的眼镜也摘了下去,伸长了胳膊把床头灯一关。“这都几点了你还熬夜呢,睡觉。”

Park也听话,屋里一黑就缩进了被窝,小巨人的胳膊一横就把人抱了个结实。

平日里对家务基本一窍不通的Sun先生忙活了整整一天,虽然基本上都是帮了倒忙,但也是累的不行没几分钟就呼吸均匀的进入了梦乡。

Park总是不太安心的睡不着,非发情期中奖是不是也太巧了,自己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所以才有阳性反应?想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又看有人说过早检查会震荡到刚形成的胚胎。都说产前焦虑,不知道有没有人像他这种时刻焦虑的。

半夜失眠又无事可做,他也不想吵醒自己的爱人,只能无聊的用指腹反复摩擦搭在他腰间那只大手被水泡的皱巴巴的指尖。天快亮的时候倒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他从睡眠中醒来时候睁眼就看见Sun恨不得贴上自己的那张放大的脸。

Park惊的直接用母语爆了粗口。

Sun也没在意,把脸挪远了些,严肃的盯着他问,昨天我们家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Park懵懵的把脸埋进了枕头里,随口就说,你把厨房炸了。

Sun心想着原来这事儿不是做梦是真的,难怪自己的手上一股饭菜的煳味儿。但是他最挂心的可不是这个,既然做饭是真的,那自己要当爸爸的事儿也一定是真的。

Park听他在旁边自己嘟囔着,脑袋中就回想起了睡前的那些念头,他把脸又从枕头中解脱出来。这事儿啊,还真不一定是真的。

这句话招来的后果就是现在他们两个站在卫生间里气氛很凝重。

Park正对着马桶,Sun正对着Park。

“这种时候你是不是该回避一下?”Park终于还是抵挡不住对方灼热的视线先开了口。

“老夫老夫的我什么没见过,你不要害羞。”Sun就杵在原地纹丝不动。


“那你现在就坐这上厕所吧,我看着。”Park把刚拆开的试纸往Sun手里一塞,“老夫老夫的我什么没见过,你也别害羞。”


 


Sun敢发誓,从他见到Park的第一次起,就没在赛场上服过,在慢慢追求的道路上也是从来没想过退缩,就是这结婚之后,他真是处处都处于下风,谁说他是怕绝对不行,用他自己的话说“我那是心疼。”


事实上都是因为他在面对爱人的时候只喜欢打直球,总免不了被有些机灵调皮的Park算计。


 


等到他在卫生间外倚着墙放空了五分钟之后,Park终于从里面走出来了。


 


他看着情况好像不太对劲,怎么这人眼眶都红了,什么也不敢问的先把人抱进怀里,轻声安慰着“多大的事儿啊,我们这么年轻,以后总会有的。”


 


Park也伸手搂住了他的后背,用力的攥紧了棉质的居家服。


 


“怎么了,想说什么?”


 


Park从他怀里抬起头,看着Sun紧张的表情轻轻唤了声,“百分之一他爸。”


 


 


 


Sun妈接到儿子磕磕巴巴电话的时候费劲的重新把破碎的言语组织了一遍,Sun爸问她儿子在说啥?


 


Sun妈摆手示意他别跟着添乱,从听筒里提取着关键字“你,奶奶。”


 


这兔崽子骂谁呢?


 


等她这边劈头盖脸不停顿的给儿子做了思想教育之后,那边再传来的是Park的声音。“不是我说你不好,他比你小,你不能这么纵容他,可得多管教。”


 


Park说的中文带着一股少年清脆,声音却又柔软,Sun妈听得时候总是觉得他脸上一定带着笑。


 


“他没骂人,是想告诉您,您要当奶奶了。”


 


Sun妈也没多考虑,实时传达给旁边听着的Sun爸,“他说我要当奶奶了。”


 


说完了人也呆了,手中握紧了放在脸边的听筒,紧紧盯着Sun爸问,“我刚才说什么了?我要当奶奶了?”


 


 


 


住在大城市的坏处就是,当Sun爸Sun妈坐车赶到的时候,Park的父母家人也从韩国飞到了。


 


Sun两家全员到齐的这种场面,跟他们当初确定关系之后双方父母第一次见面的感觉是一样的,开心居多,紧张参半。


 


双方的家长坐下了之后就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叮嘱,最辛苦的还是Park,听了这边听那边,听完了之后还得给对方翻译。没找人来专门翻译的本意是低调,为了不打扰Park休息,可是如今跑了偏,反倒让他口干舌燥累得够呛。


 


Sun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拍拍Park的手背说,还是我来吧。


 


这话一说出口之后两边都沉默了,家里人心里都有数,Sun的韩语水平用半吊子来形容,都算是抬举。不过这么一搅合也算是都冷静了,分享经验也不急于一时。


 


泰熙已经从baby时代长成了漂亮懂事的小姑娘了,她看着舅舅的肚子问,这里是不是弟弟?


 


Park摸摸她的头回应也有可能是妹妹哦。


 


Sun听到之后问她“泰熙希望是弟弟还是妹妹。”


 


泰熙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回答说,“泰熙喜欢小baby,弟弟妹妹都喜欢。Sun舅舅呢?”


 


“我也都喜欢。”Sun想了,是男是女,是A是O,哪怕像哪吒那样是个球,他也喜欢。


 


 


 


 


 


后来隔了三周两个人第一次去做检查的时候,从医院出来的Sun拿着手中的检测图像,自顾自兴奋的说“我儿子怎么这么好看。”


 


Park坐在副驾驶系好了安全带看他发傻,刚一个月只能照出来个孕囊你看出来什么儿子,还好看。


 


“我相信第六感,就觉得是儿子,长得像我们肯定好看。”Sun恋恋不舍的把眼神从图像上移开,趴在方向盘上脸朝着Park。“你觉得呢?”


 


Park听了之后还也认真的感受了一会儿,他想着都是因为Sun这么嘟囔着给自己洗脑了,不然自己怎么也觉得是个儿子。


 


他看着Sun期待的表情突然就玩心大起,煞有介事的清了清嗓子,然后把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问道,“宝贝啊宝贝告诉我,你是个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Sun被他的举动萌的不行,赶紧凑过去偷了个吻。


 


“他怎么回答你的?”


 


“他说……”Park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他说什么?”Sun把身体倾过去离得更近了一些,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


 


“他说什么我听不到,但是我相信你,小家伙应该是个男孩子。”


 


Sun再次亲吻上爱人的唇时才矛盾的想到,要不是因为这个小东西,他们一定现在一定可以做些比接吻更刺激的事。


 


 


TBC. 


因为今天没什么时间所以就把之前码了一半的这个接着写了一些,所以今天没有代嫁的嬛嬛。


这个文应该不会很长也就还有两三章?我也会抽时间尽快写完。


就是越写越觉得自己太雷了,我好想用砖拍死自己,科科。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