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了我还没睡

【孙朴/SunPark】非你不可(一)

皮卡biu:

SUN最近和旧友聚会,大家酒过三巡后便开始眯着眼睛互相揭老底。已经迷糊了的,快要迷糊了的,和装迷糊的。


一个人举着酒杯摇摇晃晃地走到SUN身边,对着空气敬了一杯,然后顺势搭上了SUN的肩坐了下来。SUN被对方浓重的酒气味儿给逼的往后挺了挺。


“兄弟,说真的……你啊……”


SUN微微皱着眉,看着对方压下去一个又一个酒嗝让他实在没法放松警惕。


“你当初……”


当初,大家总是说当初。因为当初比现在美好——所以说当初。因为当初比现在更糟——所以说当初。不管怎么样,说当初就好,因为当初毕竟是当初,痛苦是模糊的,感同身受有多难?难到自己也无法对过去的自己感同身受。


“嘿,那小子已经喝傻了。”旁边的人开始调笑起来。


SUN没有接话,只是担心对方一个酒嗝没压下去吐了出来怎么办。


“你当初和PARK是炮友啊?啊?还是在一起过?”


原本喧闹的场子一下子安静下来,没听清的人也小声且迫切的问着身边的人:“怎么了?他给SUN说什么了?”


“我撞见过,别瞒了。”对方笑起来。


SUN无奈地笑起来:“你该不是已经喝断片了吧?”


“嚯……谁喝断片了?你别转移话题,你啊,你,你喜欢男人还和她结婚?你是不是人?”对方情绪激动,摔掉酒杯扯着SUN的衣领。


SUN的情绪没什么波动,他只是低着头盯着面前的人问:“你为什么会撞见?你和她还在我家里搞过?”


对方眼里的困惑、惊慌和无措让他很满意,他扯掉抓着自己衣领的手然后站起来:“你真的喝醉了?”


 


SUN


有一段时间SUN怀疑自己是个变态。


或者哪里出了问题,心理,身体,脑子,可能都出了问题。


因为他的性幻想对象是个男人。


那段日子SUN很迷茫,不敢和身边的人说,也不敢去找心理医生。他沉溺于自己的一人乐中,幻想着和PARK的性爱。但是自责、恐惧也快要把他吞噬。


所以后来SUN和PARK的第一次着实谈得上悲壮。他刚放下要把对方干到下不了床的豪言,却在不到一分钟后缴械投降。PARK痛的眼泪都出来了,但是感受到SUN的变化,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他,震惊到顾不得疼。


SUN记得自己当时浑身通红,脸发烫,茫然无措地看着PARK。然后他们两个笑起来。SUN埋在PARK肩窝一边笑一边说:“这事不准说出去。”


PARK笑到浑身发颤:“说出去我都不知道丢的是谁的人。”


但是SUN很快又重整旗鼓,算是说到做到,让某位笑着开始的先生哭着喊停。


大概就是这样了,SUN那个时候也是这样认为——不是恋爱关系,是性伴侣关系。年轻气盛,他们什么也无所谓,什么也不怕。


因为太爽了,太满足了,那个时候的SUN根本没有考虑别的事情。


 


PARK


PARK曾经非常满意和SUN的性伴侣关系。


怎么能如此合拍呢?不拖泥带水,互相满足的关系。下了床他们就不熟,似乎都不需要怎么伪装,确实不熟。但上了床他们的身体配合的是如此完美,没有了任何隔阂,有时候甚至像是多年故友般聊聊天。


太棒了,所以PARK舍不得散。


那么后来为什么散了?第一次,第一次是因为SUN有了女朋友吧。


他吞吞吐吐的跟PARK交代了情况,PARK爽快地接受了,也没有分手炮——虽然谈不上分手——也没有做任何有纪念意义的事情——因为虽然相处愉快,但是谈何值得纪念?


总之他们迅速回到了普通的前后辈的关系。彼此都是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果真是,非常令人满意的一段性伴侣关系。



评论

热度(32)

  1. 四点了我还没睡皮卡biu 转载了此文字